搞懂绝对风险与相对风险 别再被编辑的耸动标题愚弄……

时间:2020-07-12

搞懂绝对风险与相对风险 别再被编辑的耸动标题愚弄……

从一九六○年代起,英国每隔几年就会有新闻报导,服用避孕药会引起血栓,而且在下肢或肺部的栓塞甚至会导致死亡。英国药物安全协会一九九九年某次发布的声明稿,更是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大恐慌:第三代口服避孕药造成血栓致死的风险是过去的两倍,也就是血栓风险提高了百分之百!这数字够明确了吧?因此英国药物安全协会将这份声明稿广发给十九万名医师、药师以及公卫专家,同时紧急发布给各家媒体。全国上下都紧张了起来,许多妇女因为担心副作用而自行停药,很多人因此不小心怀孕、也造成之后堕胎的比例上升。

但是,风险提高了百分之百,到底算是多大的风险呢?这项研究指出,每七千名服用第二代避孕药的妇女,约有一位会出现血栓的副作用。而在七千名服用第三代避孕药的妇女当中,约有两位发生血栓。也就是说,第三代口服避孕药造成血栓的「绝对风险」只增加七千分之一;但是它的「相对风险」比前一代避孕药增加了百分之百。

你会发现,「相对风险」增加了百分之百听起来当然非常骇人,但是如果药物安全协会和媒体也同时告诉大家,第三代避孕药的「绝对风险」其实不高,妇女们应该就不会因为害怕副作用而自行停药了。而且很多人对这幺一点风险,可能根本就不会在意。

这一次的恐慌,造成隔年约有一万三千位英格兰和威尔斯地区的妇女堕胎,而且这次事件的后遗症还持续了好几年。在那之前,英国的堕胎率每年都在大幅下降。但是在这次避孕药恐慌之后的几年,堕胎的人数又开始上升。许多妇女也开始质疑口服避孕药的安全性,避孕药的销量因此一落千丈。当时因为停药而不小心怀孕的妇女大约有八百多人,大多都是十六岁以下的青少女;其中有一半的人会堕胎,而另一半的人则选择生下小孩。

其实讽刺的是,怀孕和堕胎所带来的血栓风险,远远高出服用第三代口服避孕药。这场避孕药恐慌,不但对女性造成伤害,也对英国健保带来冲击,甚至拖垮了製药业的股价。英国健保局因为堕胎率上升所需支出的相关花费,估计高达四百万到六百万英镑。在这个恐慌事件中,唯一捞到一点好处的,就只有文章上了报纸头版的记者们。

意外怀孕和堕胎都是很严重的事,有位女性这样描述了自己的经验:「当我发现怀孕的时候,我跟男友刚交往两年。他的第一个反应是:『把孩子拿掉再回来找我。』于是我把他赶出家门,想要独自解决这个困境。我想要上大学、想要为我们的未来奋斗,但是却怎幺都看不到未来。我不想靠政府的救济金过活,更不想依靠男人的帮助。所以在最后关头,我决定要堕胎。手术过后已经两天了,我还是一直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。我知道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,但是我的心在淌血!」

这类「避孕药恐慌」一直到今天都还时常上演,而引起恐慌的原因也每次都相同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并不需要研发更安全的避孕药或是更先进的堕胎技术,而是要好好教育社会大众如何识读风险。就算是青年学子,也都一定能够轻鬆分辨「相对风险」(百分之百)和「绝对风险」(七千分之一)的不同,毕竟平常大家爱看的球赛里,打击率和其他数据也都是用这种方法呈现的,男女老幼也都看得懂。不过,记者从过去几十年来,都还是引用耸动的大数字,而民众也都会年复一年地上钩。

但是就跟我刚刚提过的一样,要消除这类恐慌真的很简单──判读风险的时候一定要思考:「绝对风险」的增加率到底是多少?

不只记者会利用耸动的数字来操弄我们的情绪,医学期刊、卫教手册和许多网路上的资讯,也都喜欢报导「相对风险」的增减,因为这类数字通常比较耸动,比较引人注目。《英国医学期刊》在二○○九年刊登了两篇有关口服避孕药与血栓副作用的论文,其中一篇在大纲里就把「绝对风险」清楚写了出来,而另一篇则用了一样的把戏强调「相对风险」,写说:「服用口服避孕药患者出现静脉血栓的机率,是平常人的五倍。」新闻记者当然比较喜欢把「五倍」这种惊人的数据放上头条,有些报纸甚至完全没有提「绝对风险」的数据。

我认为每位编辑都有道德责任,确保文章提供的资讯正确透明,所有卫生单位和相关机构的道德委员会也同样有责。可惜现况并非如此。达特茅斯学院(Dartmouth College)的院长麦可‧迦萨尼迦(Mike Gazzaniga)有次来拜访我,这位神经科学家在看了我的书《计画风险》(Calculated Risks)之后,对于大众常被「相对风险」这类数据愚弄的现象感到非常生气。身为美国总统生命伦理委员会的一员,他决定把这个问题呈报上委员会讨论。他认为我在书中所提到这种误导大众的数据不仅充斥英国,在美国也相当氾滥,而且这是少数有解的道德问题,毕竟生命伦理委员会讨论的多数议题,像是堕胎、干细胞研究或基因检测,都处于道德的灰色地带。我非常感激麦可为这个议题所做的努力,可惜委员会最终认为这个现象不是太严重,并没有认真处理。

如果生命伦理道德委员会不愿意保护大众的权利,那幺医生为何也不做呢?你可能会很惊讶,其实大部分的医生都不知道要怎幺跟病患解释他们所承担的风险,这种技能在各大医学院也都没有教。所以我们刚刚提到,英国药物安全协会广发声明稿,提醒医界人员小心避孕药的副作用,进而引发了大众的恐慌;这也再次显示,医疗从业人员也需要接受风险识读训练。否则下一次类似的「避孕药恐慌」再度出现的时候,医师和用药者还是会再度上当。

我已经跟上百位记者解释过「相对风险」和「绝对风险」之间的差异了,而他们大多数人在了解之后,也都知道不能再用耸动的数字来误导大众。不过很多时候,文章到了编辑的手上,容易引人注目的「大」数字,又会被加了回去。我们或许无法阻止别人利用恐惧来试图操弄大众心理,但是我们能够学会如何看破他们的伎俩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