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转丝路

时间:2020-07-24

玩转丝路

在希腊的传说故事中,有一名叫做阿拉库尼(Arachne)的女孩,在与女神雅典娜进行纺织比赛时,曾经製作过一种布料,神话中形容它「轻柔得可以随风飘起,但韧性足以缚狮!抚摸如婴儿肌肤,但能透出五彩光芒⋯⋯」这一段形容在西元550 年左右时,被一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布料所证实。

这种布料的特性与神话中的描述真是严丝合缝!原本神话中的物品,居然真实存在!在当时西方的人们普遍以麻料或以兽皮为衣料时,这种神秘的衣料穿在身上的触感真是有如天壤之别,前者如抹布擦桌子的粗糙,而后者像情人般的抚摸⋯⋯这两者的感觉不可同日而语。

倾国倾城的丝绸

于是西方贵族们,开始疯狂地购买这种布料──丝绸,以彰显自己尊贵的身份。在罗马的市场上,这个东方神秘布料的价格;曾经被炒作到每磅(0.454 公斤)约12 两黄金的天价(不算1500 年的通货膨胀率,在今日等于每磅超过72 万台币)。曾经有历史记录表示:有位贵族为了购买这种昂贵的奢侈品,居然卖了一座城市来筹款。罗马时代如此大量购买泊来品的行为,竟造成帝国黄金的严重外流。

出生于西元前23 年的古罗马作家普林尼Pliny 曾记载:罗马帝国为了购买丝绸、珍珠等奢侈品,每年约支出一亿赛斯太斯,约佔当时罗马帝国每年商品进口总额的一半!也因为如此的超级暴利,引得商人们干冒生命上的威胁,即便有大山、大漠、强盗、语言等等的阻隔和危险,利之所诱趋使着他们前仆后继地奔向东方,走出了一条联络东西的要道。

东晋时代的高僧法显,曾经对这条商路的危险性,做过这样的一段描述──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。遇则皆死无一全者。上无飞鸟下无走兽。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。唯以死人枯骨为帜耳。恶劣的环境,遥远的路途,这些都吓不了唯利是图的商人,他们还是一步步往来数万公里的距离,间接地将东西文化串联起来,丰富了双方人民的生活。

1877 年,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(Ferdinand von Richthofen)在他的着作《中国,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》一书中,将这条亚欧大陆的交通动脉,联结了中国、印度、希腊三种主要文化的道路,取了一个永恆的名字──「丝绸之路」。这个名词于是开始流传在这个世界上。

对由东向西的方向而言,那是一个商业的「丝绸之路」,但对由西向东的方向,尤其是对中国而言呢?这条方向一开始是威胁的来源。例如:夏朝时的「荤粥」、商朝时的「鬼方」、周朝时的「西戎」、尤其是秦、汉时期的「匈奴」,己经拥有「控弦三十万」的强大武力了,曾经不可一世的秦始皇和汉高祖刘邦,都对这股势力莫可奈何,直到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亲政之后,才有了重大的改变。

张骞通西域,注入中国新活力

西元前200 年,汉高祖刘邦征战匈奴不成,反而造成「白豋之围」的危机,这是高祖一生中,最接近死亡的感觉,从此定下了汉初的「和亲」政策,无数的皇室女子为了和平供献出了自己的青春。在经过近七十年的修养生息,以及众多经济改良之后,到了第五代汉武帝刘彻时,王朝基本上己经脱离秦末天下大乱,民生凋敝的情况,而重新展现出新生的力量。于是武帝决心改变这项令王朝屈辱的「和亲」政策,及解决匈奴的外患问题!

在动用武力之前,武帝听说匈奴势力之外有个「大月氏」,与匈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,于是在西元前139 年时,派遣张骞出使未知的西域,目的是找到大月氏的所在,与之结盟,南北夹击匈奴。于是张骞勇敢地踏入这片东方国度未知的域领,在13 年的岁月中,他克服了未知的恐惧,往返达一万二千多公里,原本一百多人的随从,也为了这个任务陆续献出生命,13 年后,张骞最终光荣地回到了长安。

这一次的经历,张骞虽未完成主要任务(大月氏耽于安逸并不想出兵),却带回了甘肃、新疆、中亚地区的大量资料,大大地开拓了当时人们的视野。这次的旅程被后人誉为「凿空」的行动,而张骞本人也被则被形容为:「坚忍磊落奇男子,世界史开幕第一人」,可见这个事件在历史上的重要性。

之后张骞又再出使了一次,这两次出使的外交成果,使得中亚这一段被匈奴切断的交流之路,重新找到了可以连结的沿途驿站关卡,重启了西域和中国的往来,东西方的商人们纷纷沿着张骞探出的道路往来贸易,不但引进许多新的食材,改变了中原的饮食习惯,更引进大宛种马,增进中国的马匹品种,为中国封闭自保的传统社会注入新的活力,更为汉武帝的远征匈奴提供了难得的情报。

相关推荐